Saturday, 9 April 2011

20110409

最近看了一本好書: 余秋雨著的《中華文化: 從台大到北大》。書中兩個我覺得最精彩的點 (為了流暢,我有修改與加減些許字眼):

“     為什麼文化被喚醒反而會引來痛苦?因為這牽涉到一種決定人之為人的價值系統。這種價值系統一旦出現,一定與周邊格格不入,也一定與尚未甦醒時的自己格格不入,但它又是那樣地攝魂奪魄。因此,許多在文化上甦醒的個人,常常選擇自殺。從中國的屈原到西方的很多哲學家,都是如此。
   相比之下,人的經濟意識或政治意識被喚醒,帶來的是興奮。既有追求成功的目標,又有面對敵人的興奮。文化既沒有成敗座標,又沒有敵我座標,因此沒有這種興奮。世上很多看上去“很興奮”的文化,多數已把文化政治化或經濟化了。直到今天,海峽兩岸的不少熱鬧文化,其實都只不過是政治和經濟的延伸。文化的本體,卻失落了。這也可以說,很多人都在努力讓文化不要甦醒,只讓文化沉睡在政治的懷裡,或經濟的懷裡。
   文化的甦醒,既不興奮,也不熱鬧,因此會使不少人“掃興”。“眾人皆醉,唯我獨醒”。這種狀態使眾人尷尬,因此眾人也不願意接受這種醒,不管是別人的醒,還是自己的醒。
   文化的甦醒,其價值是擺脫文明意義上的大量欺騙和誘騙,使人成為一個自覺的人。。。”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第一部分:“閃問”)

- “(百家爭鳴的消失,儒家思想主導)更令人遺憾的是,此後中國人逐漸產生一種思維慣性,那就是對任何問題的單一化判斷和選擇。”

- “。。。大家已經習慣選擇後的獨尊,而不再嚮往選擇過程中的無限。”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第五課:“稷下學宮和雅典學院”)


共勉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