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31 May 2009

20090531

20090531

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扮演着许许多多的角色: 父亲母亲,孩子,长辈,朋友,好友,恋人,同事,知己,红颜,丈夫,妻子,老板,路人甲...但戏份渗入层面最广,却也最难演的角色,是自己.
有一批人在寻找演好这个角色的方案, 因为觉得很重要; 有些人却站在另一极端的没能/选择根本不察觉. 而在这两种态度之间的则更为多数啦!
没有1 或0 的黑白分明主题, 而尽是时时刻刻都会踩到绚丽色彩所设下的骗局的视觉挑战.
岁月的流失,年龄的增长,肩上的责任,让每一出戏都可以是决定生死的挑战...也可以根本不值一文: 就生活中的另一天嘛.

好长好复杂的一个方程式...也难怪有人不去想.

没有结论, 也不需结论. 因为到头来也不一定会有个结论.

Thursday, 7 May 2009

20090507

20090507

mesmerized by the dark.

. painting . dark hue .

Sunday, 3 May 2009

20090502

20090502

美国之行是好的.

虽然没有我想象中的梦幻,华丽. 但在这陌生的城市生活让我了解了一些东西. 让我对我生活构成的成分衡量一下, 人啊,情啊,事啊,物啊...
什么东西是我要的;什么东西是水中月;什么是应该珍惜保护的;什么是可以选择性顾及的.

但是要理的思绪还是不少, 所以乘回到新加坡,暂交给大斑+家人的生活担子又放回我肩上之前尽量成长多些吧...

...

电影'游龙戏凤':

'传说中,幸福就好像一个玻璃球.
这个玻璃球从天上掉了下来,打碎了.
玻璃球的碎片散落在每一个人身边,
于是周围的人就把碎片捡起来.
有些人捡到多些;有些人捡到少些...
但是,没有人能捡到全部.'

Saturday, 2 May 2009

20090501

20090501

选择是一门学问
为什么有时候会花时间在一些自已不是很想参与的事情上? 是脑子里理性部门告诉你:'应该去对', '你人际关系有帮助', '也许你会喜欢?'

要知道, 时间去了就没有了.
活了一些年月了,应该了解自己对自己的判断与决定要有信心,不明智的'时间投资',小样小样累计起来,已经浪费了好些时间.